•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2010很冷!希望你能快乐!这就是2010了!

     

  • 12.18,下午糟糕等的士浪费了1个小时的青春,然后的士过程中才发现没有带银包在身,所以一分银都无哇,很彷徨的景况,最后CALL 客人过来找数,好瘀!~但化妆工作过程非常顺利,收工后和朋友吃饭等的士过程依然等好耐,招手打车时,交通警察骑住台铁马同我地SAY HELLO~~打招呼感觉好亲切~突如其来呢幕简直让我今天的闷气全部一消而散。

    12.17,中午工作闲来时间买了明日风尚,里面一篇圣诞礼赞:共进德兰修女的爱筳,为我心灵作洗礼,我很久也没有流下感动的眼泪了。

     

    1996年12月我和摄影同事前往印度加尔各答(Kolkata)﹐“寻找德兰修女的脚踪”﹐那时﹐我们尝到爱与关怀。


    十三年后﹐我又踏足加尔各答﹐风景没多大变化﹐头上的乌鸦依然密集﹐地下的尘土仍然是故有的肮脏﹐走在其中﹐我想起泰戈尔(1861-1941)的一首诗﹕


    通过死亡与忧伤
    和平居住
    在“永在”的心中
    生命的流水不断地奔注
    日色与星光
    携带着生存的微笑


    春日携带着它的诗歌
    波起复落
    花开又残
    我的心渴望复归原地
    在那“无尽”的脚边 (1911)


    泰戈尔的诗景正像在等待﹐等待天使出现人间一样﹔后来﹐德兰修女(1910-1997) ﹐一个出生于奥斯曼帝国科索沃省的斯科普里(前南斯拉夫联邦马其顿共和国的首都)的阿尔巴尼亚裔少女﹔15岁时在往爱尔兰的火车上感到上帝召唤予她的使命——终身服侍贫穷中的最贫穷。 自始﹐她在爱尔兰和印度接受传教士训练工作﹔就是这个感召﹐她一生在加尔各答度过﹐与贫穷中的最贫穷为伴。 在她给布赖恩‧克洛迪舒克神父(Brian Kolodiejchuk, M.C.) 书信中写着﹕


    若我有一天成为圣人
    我定会是“黑暗”的圣人
    我将长时间不在天堂
    而在地上为活在黑暗中的人亮起他们的光


    踏入加尔各答的仁爱传教修女会(Missionaries of Charity)﹐德兰修女与其他12位修女于1950年10月时创立﹐建筑依然﹐但对我而言总有人去楼空的感觉﹐尤其是推开德兰修女卧室的门﹐简单的木床因变成参观对象而显得加倍孤单。 她走了﹐会留下什么﹖我终日地在思考。


    这次我们不用采访时事新闻的方法去重走德兰修女的脚踪﹐却用心灵和诚实去体会她在地上“为活在黑暗中的人亮起他们的光”。 我们用了七天的时间﹐早上在Daya Dan (严重残障儿童之家)﹐下午在Nirmal Hriday (垂死人之家)﹐假期又到了Prem Dan (重病露宿者收容所)﹑Gandhiji Prem Nivas (麻风村)和Nabo Jibon (残智障男孩之家)当义工﹐去共进德兰修女所留下“那携带着生存的微笑”的爱筵。 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更多详细内容,尽在本期杂志
    12.14.15.16日 终于在家休息,努力狂P 相中。
    12.10.11.12.13 日在澳门工作和娱乐,又一次凌晨5点开始化妆工作,大三巴的日出微光是紫色的。
    12.8日 在动漫星城为客人买衣服的时候顺道被坏人偷走了手机,所有方式全无。